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给自己一个梦/高巧玲

作者:PYGQL 来源: 日期:2018/9/3 11:07:08 人气:8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给自己一个梦

                                                                      高巧玲

夜幕四合,银色的钩月悬挂在东方,像是一只含笑的眼睛。公路两旁的路灯把路面上的行人、车辆照得清楚可鉴。我踏着岁月波痕浸过的石阶,感到清幽寂寞。轻风拂过,掀起我淡紫色的轻纱。此刻,我感到: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别无选择,也根本来不及停留,只有坚定不移地朝前走。有时候即使选择错了,也只有错下去。直到渐渐地进入一个更深邃的层次。

古人云“物无不变,变无不通”(出自欧阳修《明用》)。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露,三十多年的阳光滋润,逐渐地让人成熟干炼。想想儿时那种肤浅又单纯的成就感,与现在相比起来也越来越淡了。曾纯真烂漫地幻想自己长大后能成为一个科学家,但现实的无奈让自己连高中的门槛都没有迈进。又怎么能实现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愿望呢?时间的流水中,本来没有围墙,已经经历的终究会成为历史,即将来临的也如雨滴般从天而降。我只能给自己一个梦,让所有的遐想随着梦飞向远方。

大雁南飞,路途迢迢。她的梦是什么呢?在远方,在视野之外,在南方的湛蓝的大海,足已让她不停地去追寻。她很累很累,但依旧勇往直前,因为是梦赐给了她一双翅膀。

雪野茫茫,你知道一棵小树的梦吗?因为有梦,寒冷孤寂中,她怀抱着一个信念取暖。等到春回大地的时候,她就会以绿叶问候人间。我也很喜欢做梦,梦让我看到窗外的阳光;梦让我看到天边的彩云;梦让我感受到雪花的轻盈漫舞;梦让我感受到大海的奔腾如马……总之,因为有梦,梦让我心胸开阔、勇于探索,梦始终给我召唤与步伐,让我去追逐一个又一个的人生目标。

父亲七岁的时候从河北老家逃难来到山西,为了家人不被饿死,爷爷奶奶把他卖到这边,家境贫寒,等到四十岁才娶了三婚的母亲。听父母讲,他们生我时,家里更加贫穷,于是决定要把我送人。幸好有个外地的算命先生带着一只小鸟走街串巷,让小鸟揭牌子、支筷子给人们算命。算到父亲日后会沾上我的光,我才免去了送给他人的命运而将就着留了下来。幼儿园过六一儿童节,因为买不起红头绳而不能参加比赛——这是我自己感觉到的人生的第一次痛。

等到上小学也是不爱说话,只知道用功学习,只知道学习是改变苦难命运的唯一途径,只有学习好了,才能不被人小看,才会不再贫穷。当时,我的个头在班里最矮,排队总是第一排,但是心里总是有一个梦,总想脱离农村,去到大城市。一九九几年的时候,我还穿着有补丁的衣服,家里安不起电灯,晚上只能在微弱的煤油灯下做作业,甚至连个小闹钟也买不起,每天上学起床,总是父亲根据习惯和天空中的夜色来分辨时间。特别是在北风呼啸的冬天,我们经常三更半夜就到学校的大门口外等着……

人生的第一次天空塌陷,是母亲在我快小考的时候去世,那突如其来的打击,使骨瘦如柴的我变得更加沉默寡言。等上了初中,我更只有去吃别人不曾吃的苦,而发愤读书。当时别人家的孩子都接近小康生活了,而我家连温饱都没有解决。我只有经常只带着一块窝头在班里悄悄地啃。但是那个梦,那个信念依然存在,我想读书,我想通过读书改变贫穷,我想去到大城市……等到初中快结束的时候,那是1993年,平遥一中第一次提前招生,由于家里拿不出报名费,是老师给自己报名参加考试。但是命运就是如此安排,考试的时候正值母亲三周年,突如其来的发烧把数学考糊了,结果总分以2分之差与高中失之交臂。

于是彻底辍学。

16岁弱不禁风,我便无奈地去了省城太原给人家当保姆看孩子、做饭洗衣服,还有照看九十多岁的老人等来挣得每个月70元钱。次年回家后又到各村的集市上摆地摊,起早贪黑的张罗一整天,只能挣个10块来钱,但对于家里拮据的生活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补助了。挣得一些钱后,还是记得那个梦,想去上学,想当医生,想到改变农村的贫穷落后。于是我便大胆地养了200只鸡,当时家里没有钱投资,咬破手指,鼓起勇气给河北老家一直没有往来的姑姑写了一封信借钱求助。半年下来挣得了5000元,我还是记得那个梦,记得自己梦寐以求的考学一事。 于是我重整旗鼓返回了校园。当时在别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事隔一年,所有的教材都已改变。

一边养鸡一边复读,还得照顾年迈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弟。当时用于学习的时间少的可怜,只有在做其它事情的同时在脑子中捎带的背书,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如果不这样挤时间,就有可能会失败。还是那个梦让我铁了心要考上学校,所以我真正做到了:无论是做饭、吃饭、做操、骑车、还是上厕所等,都在背读。这对于平常人家的孩子来讲简直就是脱皮掉肉。最后果然金榜题名,当时都轰动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几乎全村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卖冰棍、卖鸡蛋的小女孩考上了学校。紧接着孤身一人到外地求学,报到的时候没有人去送,自己扛着行李只身一人来到学校报名。上学之余,靠打工来挣得自己的生活费,饭店服务员、钟点工、实习后的好几家医院和门诊的护士都做过。

记得在卫校生活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去做梦。无论白天的天气是晴朗还是阴霾,每天夜里乱如团麻的梦都会如期而至。她让我兴奋的大脑更加的疯狂,梦景一个接着一个,就像一部长篇小说,总也找不到结局。在最动情之时,口中不由喃喃讲出不太清楚的话语,等到惊醒了同宿舍的好友,从她们的问话和笑声中自己才能突然醒悟,然后逃脱那难以挣扎的梦中困境,最终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为此写下了第一首诗《我不想做梦》,入选“西安西部之光作品”优秀作品,并邀参加西安笔会和首届商州贾平凹研讨会。

时间的延续,性格的急躁,也习惯了让自己在梦的迷惘中朦胧整个世界。尽管她怎么也带不给自己一个安然的睡意,尽管自己也清楚梦是一场空,但我总是摆脱不掉梦的光顾与纠缠。

漫漫的人生旅途中,荡荡的梦儿让我明白了:轻视生命,是苍白的无聊,无聊的呻吟。珍惜生命,才会在人生的广袤天地中编织出亮丽的彩云,创造辉煌的业绩。

人是自己生命的主宰。只有你坚定自己的信念,才会觉得没有谁会剥夺你的自由,也没有谁能损害你的利益。能打败自己的只有你自己。虽然面对戳心的遭遇与挫折,我们不可能装得若无其事,但有时能以沉默来顶住外界的压力,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有些人会以了结自己生命来逃避困难,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做法,这虽然也是一种反抗,但从某种意义上讲,打跨他的不是别人,也不是困难,而是他自己。

是梦,使我知道如何去面对生活中的无奈。是梦,使我懂得怎样去感受生活的真谛;是梦,使我对文学的追求更加执着;是梦,让我有勇气,在自己热爱的文学生活中继续探索;是梦,让我哪怕摔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也无怨无悔。是梦让我懂得了:人不必脆弱,无论在哪个年代。

后来参加工作结婚生子,由于生儿子剖腹产失血过多,被诊断为结核,住进了“非典”时修起的医院。当时最深的感悟就是:人能活着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紧接着由于自己儿时对文学的酷爱和有一定的写作功底被调到了县史志办工作。研究编修史料的同时,难免把自己人生的一些感悟来写成散文诗歌投稿平遥古城报社,经一老同事介绍,2009年,我加入了平遥文学协会。这就开始了我真正意义上的文学生涯。紧接着又加入市作协和省作协。2012年,召开了诗歌创作座谈会。2017年加入中国诗歌学会,参加了鲁迅文学院山西高研修班培训,诗歌入选山西省文学院2016年度诗选,并出版诗集《咖啡小屋》。

又一次天空的塌陷就是丈夫被人打成脑梗住院和自己颈椎脱位而住院牵引。祸不单行,让我只有马不停蹄地想尽一切办法,去改变残酷的命运。无论遇到什么,只有去面对,没有逃避,没有后退,更没有理由去解释。为此,我写下了《不必忙着去解释》的演讲稿,诗歌《结核》、《牵引》等被《中国诗赋》《中国诗词》发表。还有在住院期间收到了内蒙有名的《杯水诗刊》和主编柳苏老师的诗集。如果牵引不成功,意味着瘫痪。当时真想放弃写作,还是那个梦,那个梦让我没有放弃,而是躺着在手机上写下了很多的诗歌和小说。

人生如登山,总是需要一个信念支持着前行,无论是在感觉身心俱疲的时候,还是在感觉走投无路的时候。前进的路上总不会一帆风顺,烈日、汗水以及不断感受到的路无止尽,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登山者的心志。生命之旅中不断会有迷惘、各种各样的麻烦和挫折在折磨着人的意志,当然也会有成功的喜悦。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必须重视脚下的每一步,因为艰辛过后就是喜悦。

苦难就是人生的巨大财富,磨难就如同人生的另一颗太阳,经历一次,就能获得一次亮丽。这些是生活在衣食无忧之中的孩子不曾懂得的哲理,在与文字的一次又一次谈笑风生中,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又一次迈开追寻的脚步,向着更高的目标走去。那个写信的时光悄然逝去,孩子们也逐渐悄然长大。如今还是很回味当时的梦中情景。昨天的我活得太累太苦,无奈之中错过了太阳,也错过了月亮。庆幸的是我从病魔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在白天用坚实的脚步书写无悔的人生之梦。无数坎坷的经历和苦难才能造就容忍而不妥协、腼腆而不软弱、矜持而不骄傲的性格。

——“只要生命存在,诗歌就会流淌。”这是我的诗观。

没有泪水的人,她的心灵是干涸的;没有梦的人,她的夜晚是黑暗的。太阳总在有梦的地方升起,月光也总在有梦的地方徘徊。

梦是一个永恒的微笑,她会让人的心灵永远充满激情,她会使你的双眼永远明亮。

给自己一个梦,人的生命定会更加丰富多彩!

 

作者简介:高巧玲,女,1978年生。祖籍邯郸曲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平遥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清照文化和巴渝文化网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山西高研班学员,出版诗集《咖啡小屋》。16岁写的诗歌《我不想做梦》入选“西安西部之光”优秀作品,并邀参加首届商州鹤城贾平凹研讨会。作品散见《中国诗词》《中国诗赋》《中国诗》《精短小说》《山西文学年度作品选》《都市》《生活晨报》《河北科技报》《淮风》《当代诗人》《九州诗文》《晋中日报》《乡土文学》等,并多次获奖。诗观:只要生命存在,诗歌就会流淌。


    本文网址:http://www.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446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